《中国教育报》电子版 – 中国教育新闻网 – 记录每一天! 部直属出版机构-报刊社主办

艺术课程要培育的核心素养主要包括审美感知、艺术表现、创意实践和文化理解等。小学音乐课堂怎样全面落实核心素养?怎样积极开展“创意实践”?在进行一系列的学习、钻研之后,花家地实验小学进行了这样的尝试。

指挥家孟大鹏先生在合唱培训中曾提到“刻槽”原理,强调科学训练音准就是要日积月累反复练习,不断地加强音高记忆,就像“刻槽”一样,痕迹越深,演唱得越准确。

在学校一周两节的音乐课上,教师充分利用每节课开始的2分钟,进行“音准练习”——从起初的do、re、mi、sol、la五个音阶到后来的完整大调音阶;从开始的齐唱到后来的轮唱。经过一段时间练习,学生的音准和演唱能力有了明显提升。

学生从单音开始自主创编旋律,任意组合节奏。以“小组合作”的形式,让学生在小组内逐一演唱;以“AB说”的形式,两人一组,分别创编。教师在巡视的过程中,及时表扬、鼓励学生,然后采用“生唱师记”的形式,规范创编旋律节奏,将学生的演唱记录下来,并向大家展示。孩子们也纷纷拿起手中的铅笔,记录下人生中第一段属于自己的旋律!

在尝试命题的创编活动中,学生用mi、sol两音和四分音符的节奏创编四二拍、两个小节的旋律,用mi、sol两音与四分音符和八分音符的节奏创编四二拍、两个小节的旋律,用do、mi、sol三音和四分音符的节奏创编四二拍、两个小节的旋律……就这样,命题创编逐渐丰富起来。孩子们在教师的指导与鼓励下,越写越快乐。

现在,孩子们大胆创编、动情表演,并不限于歌曲旋律的创编,还为音乐作品《凤凰展翅》创编舞蹈,为交响童话《彼得与狼》创编形象;几人组队,认领音乐教材中的作品,尝试备课,作为“小老师”带领大家学习……课堂不再是教师的“一言堂”,而是孩子们共同研讨、共同创造的音乐乐园!

在全面落实“双减”的背景下,花家地实验小学的音乐教师正确处理学习任务、学习内容和艺术实践三者之间的关系,并以此统整课程内容,让孩子们真正成为课堂的小主人翁,不断提升感受美、欣赏美、表现美和创造美的能力。(盛海燕)

民间美术是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瑰宝,是传承至今仍有强大生命力的“活的文化”。花家地实验小学引进民间美术与小学美术学科统整,深化学生对教学资源的利用、对内容题材的认知,既收到了浸润心灵、提升学生审美素养的效果,又激发了学生的创造力,从而推动育人方式向纵深发展。

项目学习是一种以学生为中心的动态教学。教学中,学校借助民间美术视听资源,采取虚拟展厅、线上影视、现场连线等方式,让民间艺术家成为学生的导师;借助平板电脑、手机、智慧课堂等现代教育工具,展开项目学习,拓宽了民间美术资源的渠道,打破了学科界限,增强了育人实效。

单元贯通是指将一个单元的内容贯穿起来的学习。这是花家地实验小学梳理与探究民间美术的重要途径。如在“北京风筝”教学中,结合教学内容,采取云端对话、隔空指导的形式,围绕结构美、动态美、对称美等进行跨界实践探索,引导学生进行自主学习,并尝试用所学知识解决生活中的实际问题,从而落实“五育融合”,促进学生综合艺术素养的全面提升。

学校采取多态化分层作业设计,给学生提供选择机会,引导学生发现多样性的美,体验创作带来的愉悦。如在“画民间玩具”练习中,创设局部添画玩偶的头部制作,要求学生用自己喜欢的方式画出传统的兔儿爷、布老虎等民间玩具,引导他们争做小小民间传承人,置身云端流动美术馆,与艺术家“零距离”共同完成艺术创作,既展现了创新能力,又张扬了审美个性。

在民间美术融入课堂的实践中,学校注重评价过程的动态性、个体的主动性、行为的常态化及结果的效益化;通过全流程的因材施教、全景式的真实呈现,多维度地对在校学生进行立体评价,以评促教、以评导学,并利用精准的大数据,让每一名学生都在艺术成长的道路上留下收获的足迹,记录成功的体验。

近年来,学校巧借民间美术,推动育人方式向纵深发展,不仅打破了以往的壁垒,而且通过各类民间美术资源的引入,丰富了学习内容,创新了表现形式,落实了学生评价,更好地回归了教育的本质。要呵护每一名学生健康成长,就应当充分挖掘中华优秀传统文化,探寻风景更加美丽的育人路径。(马燕)

教育戏剧频繁地与英语教学融合并产生影响,包括两种基本模式:文本教育戏剧和非文本教育戏剧。其中,非文本教育戏剧不以戏剧作品的排练演出为目的,而是注重把戏剧游戏和角色扮演等运用于课堂教学。

在花家地实验小学,戏剧游戏的形式多种多样,教学中教师根据课堂需要进行选择。在学习北京版《英语》六年级下册Unit4Lesson15时,教师组织开展“HotSeat”(坐针毡)游戏,把学生分成几个小组,每组抽签得到一张图片,图片上是一个生病或受伤的人,下面有一些问题,如“What’swrongwithyou?”“Howdoyoufeelnow?”

“Whatareyougoingtodo?”等,要求学生在限定时间内,根据图片内容为这些问题准备好恰当的回答。接下来,每组选一名代表坐在“HotSeat”上,接受其他组提问。通过这一活动,学生串联起与话题相关的多个知识点,并根据自身的生活经验总结出这些问题的答案,对他们来说是一个很好的综合性练习。“HotSeat”是教师控制比较强的活动,体现在图片和问题是教师给定的、学生在规定时间内分组讨论;在实际操作中也可以降低教师的控制程度,如图片在学生坐上座位后随机出现、学生自主自由提问等。

“StillImage”(定格画面)也是一个比较常用的戏剧游戏。学生摆出一个静态的画面,以画面表示一个单词、一个短语甚至是一个句子。这个游戏可以用于在新授后检测学生的理解,如让学生读完一个故事后,根据阅读的内容呈现故事的某个片段画面;也可用在复习中,如复习词汇,教师的课件逐一呈现单词,学生们摆出相应图片。此外,还有魔法棒、雕塑家、创意空间等其他戏剧游戏。

“RolePlay”(角色扮演)是学校英语课堂出现频率非常高的一项戏剧活动,一般都是小组合作完成,学生在设计时要思考如何短时间实现CROW(C指character[角色],R指relationship[关系],O指objective[目的],W指where[在哪里,即地点]),在完成内容的编排设计之后还要进行台词(语言)的练习,并进行动作、走位等排练。在这个过程中,学生的分工合作能力、领导力、对彼此意图的理解力、语言的运用能力都会得到锻炼。

在以上的课堂实践中,学校的教师从“Teacher”变成了“Facilitator”。这种课堂中师生关系的转变顺应了在体验中学习、在实践中运用、在迁移中创新的学习理念,体现了学思结合、用创为本的英语学习活动观。另外,教师本身要学习教育戏剧的相关知识,掌握一定数量的戏剧游戏,才能在课堂实践中运用自如。

教育戏剧是一种教学工具,更是一种教育理念。相信在这一理念的指引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 * 标注